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情感小说  »  骚骚的同学
骚骚的同学

.
说来真是很回味的一件事情,那时候我上大一,是一次回家过春节的时候,我还是和往常一样的一到家每天都
往网吧跑。在网上无聊,就在以前高中培训美术的群里随便吼了句:有谁回家的,出来聊聊,就这样一个叫雨瞳的
人回了我的话,哈原来是我以前画室玩的比较好的一个女生,我们就聊了会,最近的状况,得知她考进了集美大学,
奶奶的,老子画画比她强个几百倍的居然才考了个垃圾学校,听她说下午会出来玩,问我要不要去接她,我随口就
答应了。我依然下午还在网吧上网,电话突然想了,她说她到了,就在网吧门口叫我出去,我结了账出去,果然,
有个半年没见了,这女的真的越长越漂亮,穿的一个比较短的冬瓜裙,头发烫成了烟花烫,别看现在不流行了,在
我大一的时候可是只有艺术系的人才会搞的那么夸张的大爆炸。


上身穿的是一件透明的衣服,里面一个裹胸!好像比以前丰满了点,(以前画画的时候我偷窥过她的胸部,没
现在的丰满)以前在画室画画的时候老是对她小加调戏的,这次见面也不例外,我一走到她面前,我就把她下巴拖
起学起蜡笔小新的话:小姐!请问今晚有空吗!顿时就是一拳,直接打在我胸口上,我顺势装作很疼的样子,她急
忙问我没事吧你!我坏坏的说:你说呢!


就这样我们见面了,我们玩到很晚,从厦门的中山路一直玩到厦大白城,娘的可我把我累死了,到了晚上10点
多的时候,见她也好像没想要回去的意思,那时候我怕太晚回家,就问她你什么时候回家呀,她说她今天出来就没
打算回家,我就开玩笑的顺势说了一句:你不回家你跑骚去啊,她好像也没多大反应的感觉,只是在海边玩着海水,
我说:那就去我家把,我家那个太监好像很久没跑骚了,(太监是我家的一只猫,被阎过的,我一直喊它太监)她
说不去,怕我家人,奶奶的,这不是勾引我犯罪么,小狼那时候有个把月没碰过女人了,顿时一身都是欲火,我说
:那好吧,那我给你开个房间!就这样,我们坐上了去火车站的车上,在车上我一直在想,到底行不行,要是不行
的话可是丑大了,毕竟在一个画室里混了那么多年,要传出去,自己以后杂见人啊,最后还是欲望战胜了自己,到
了火车站,我说我要买包烟,叫她等我下,我就拐进了一个保健用品的店,叫老板拿了狐嫂,那时候觉得自己挺小
人的以前听兄弟说,绝对有用,我就抱着试试的心理,就这样我口袋里装着一包狐嫂,一包烟,我直奔了洪都大饭
店,要了一个标准间,


环境不错,床是一米八大的,我故意叫她去洗澡,说陪她聊会天,我就回网吧通宵去,其实是好下手,她去洗
澡了,我就倒了杯氺把药粉倒下去,还稍微的摇了摇,等待她出来,那时候挺晚的,听到隔壁有节奏的响声,我就
纳闷了,一个也算星级酒店,隔音效果杂这差,估计是隔壁的搞什么搞难度的,是把人放在电视的桌子上做的吧,
不过没有女人的声音。她出来了,还是把衣服穿的好好的,只是头发用浴巾包了下,听到隔壁有节奏的撞击声,做
为一个男人的本能反应,老二就硬了起来,我不敢起身去拿那个杯子,因为我穿的是一条沙滩裤,一站起来肯定和
顶个帐篷没什么区别。


我们就那样聊了有二十多分钟,我也放松了警惕,就躺在床上说,突然她甩来一句,说我流氓。我这时才恍然
大悟,原来老二把帐篷顶的老高老高的,我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勇气:仍然说着我的台词:小姐!今晚有空么??
她没说;你想不想!我连忙点点头,就这样,我们的嘴唇就贴在一起了,我从她的嘴唇吻到耳根,又滑到脖子,一
个字爽,我把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,顺势的往三角地带摸去,另一只手去掉了她那透明的外衣,直奔胸部,把裹胸
往下扯,一只扯到她的大腿那里,我三两下的把自己的上衣给拖了,她突然叫住了我,关灯吧,我没理,继续b 把
她的内衣拔了开来,不知道是我太急,还是她那内衣质量不好,听啪的一声开了,两个小球就蹦了出来,我大胆的
吸着她的乳头,她老把我头往下按,娘的,老子还没舔过女人的下面了,坚决不干,一边吸一边扯她的裙子,没两
下,两个人就光光的了,我看见她的乳头有点点的黑不过不是很大,摸起来还是蛮有弹性的,她一只手饶着我的脖
子,一只手去关灯,好像够了好久才把灯光了,就在黑夜里,我们激情的吻着,我还没打算要进去,她好像已经受
不了的样子,老是用下半身,往上顶,一只手抓住我的老二,也没动,抓的很紧,嘴里还不时的发出,嗯……嗯…
…的叫声,听起来很一般就是了,没我以前说的画室那女的叫的动听,她拿着我老二就要往里塞,我没阻止,就进
去了,洞不怎么紧估计是被人操多了,我还是没懂,依然继续我的动作,感觉她的胸比她的洞更能吸引我!可是她
按耐不住了,老自己动,我感觉插不多了,就使的往洞里送,送了差不多一百来下吧,换个姿势,她的声更大了,
一边叫还一边摸我的后背,后面好像又换了几个姿势,最后选定狗爬式从后面进去,本小狼喜欢从后面进,那样又
能摸到完整的胸部,还能享受快感,她把我的手往她的阴道滑,边叫边叫我摸那里,我也不拒绝。一边操一边摸阴
道的边缘,在途中好像她颤抖了几下,以我的经验,到高潮了,她全身很热,差点没烫到我,后面我直接叫她站起
来,我还是从后面进,那样的感觉非常棒,虽然插的不深,但是站起来的感觉很好,我双手抓住她的腰,用力的往
里操,真鸡巴爽,叼你老木的,干你脑!!!没放药也能这么爽,后面实在累的不行了,最后还是用最原始的姿势
释放了我的子孙。


搞完后,我们就看着电视聊天,问她会不会KJ,她说会,我一听窃喜,妈的,碰上个嫂比,以前杂没看出来,
我直接把我老二塞她嘴里在黑夜里看她舔来舔去的,时不时来个深喉,我的老二又立马复活了起来,这女KJ技术不
错,没齿痕,我那时候累的不行了没见任她把我的老二吃来吃去的,有时抓抓她那满头的卷发,那头发的爆炸很大,
老是蹭的我肚皮很痒,后面好像恢复了活力,就把她按在下面使劲的往里抽


她还说我挺厉害的,要再用力点就好了,她快到高潮了,老子我都快尽全力了,她貌似还是不是很满足,累死
爷我了,第二次比较久,我用棉被垫在她的腰部,果然,效果马上就来了,没一会,她就叫的花枝乱颤,叫的比我
搞还欢,后面的几次我任然使用这一招,果然,她的高潮不段


(这一招是我自学成才的,各位狼友可以去验证下,吧内我也看到有人说过)最后搞一次是在第二天早上,搞
完她还说,我真厉害,让她高潮了好多次,老子可是累的不行了,老二尿尿都疼!


到了11点多的时候把,我们就退房了,我就送她去松柏坐汽车回家了!!


【完】